五福书院 > 玄幻魔法 > 签世:一恋永恒,追妻火葬场 > 第三章:我只是想谈个恋爱

第三章:我只是想谈个恋爱(1 / 1)

一时间山风阵阵,地动山摇,灵儿小脸吓的发紫,揪着白浩的胳膊。

“一朵师兄,他们打起来了,我们怎么办呀?”

白浩也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,咽了口吐沫,揽住灵儿纤细的腰肢:“灵儿莫怕,有你一朵师兄在呢。”

说罢,忽然一声长啸划破苍穹,白浩吓的浑身一阵哆嗦。

神祇之战惊天动地,祸及八方,殃池一方生灵。

飞奔下山的路上,胡澈奇异的看到一大群山禽山兽,他们或是跳跃奔腾的仙鹿、或是灵敏于树冠下的长臂猴、又或是前爪抱着酒坛子直立奔跑的小狐狸。

一只兔子蹿了出来,竖着耳朵,踮脚回头看一眼,说了句:快跑。

白浩目瞪口呆:“兔子竟然会说话?”

灵儿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手指按在腰腹上,回过头来,喘着粗气说:“那是一只开了灵智的兔子,肯定是在缥缈山被绝尘道人点化过的,我们跟着它。”

白浩点了点头,这时身后传来更加激烈的打斗,白浩隐约听到红裙女子暴怒的声音。

“无涯尊者,你竟敢对我动手?”

“哼!动手又怎样?神帝已有三百余年不曾露世,外界传言他已然陨落。……这话以前我不信,可现在我信了!”

“你放肆~!”

“放肆?哈哈哈,没有了神帝,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碧落宫神女吗?”

无涯尊者再也撕破了那一层伪装,他对自己的判断笃定无疑。

“母芙榕,要不然,你跟了我无涯子吧!等我晋阶神位、掌控这片世界,定然保你神女之荣,也省得你这么辛苦的四处奔波,找什么捕风捉影的异兽心。”

闻言,红裙女子面色一沉,秀丽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芒。

异兽心是炼制回元丹的主要材料之一,取自异变后的妖兽本心。

异兽变异的几率很低,上万年来都不曾听闻,以至于只是一个传说,谁也没见过。

无涯尊者笃定,神女之所以满世界的屠杀六阶妖兽,就是在寻找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宝贵材料,而诱致她这么做的原因,定然与神帝三百余年的避世有关。

“堂堂碧落宫神女,半甲子前就已经是元婴后期,可半甲子都过去了,你竟然还没有突破元婴晋阶天人!如果你那神帝老爹真的在世,又怎会如此啊?哈哈哈哈……”

这才是无涯尊者笃定的最终依据。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,武力就是地位与权势,武力甚至是你生存在这个世界的资本。如果在交手前,无涯尊者还不会这么嚣张跋扈,可现在他探明了神女的实力,有理由相信神帝真的不在了,也有信心今天可以一举击杀神女。

“无涯子,你好生嚣张!”

神女红裙展展,鬓发飞扬,手中利剑银芒闪动,杀气腾然。

“呵!嚣张?”

无涯尊者轻蔑一笑,白袍猎猎,金环弯刀嗡嗡作响,一团黑色的雾气于指尖弥漫缠旋。

……

而就在一场狩猎正向修士间的厮杀转变时,化身白一朵的白浩,正与灵儿拼了命的逃出落晨山脉。

落晨山脉绵延千里,汨罗河蜿蜒其内,下游两岸宗门林立,灵源宗正是其中之一。

听到动静的各大宗门门主,纷纷踩着彩虹奔驰而来,当看到四散逃出的山禽山兽、从一些开了灵智的妖兽口中听到星星散散的信息后,都不敢再踏前一步。

“什么?无涯尊者?是天府城那个无涯尊者?”

“啊?碧落宫神女?还有一只赤冠鹖?”

“打起来了?无涯尊者与碧落宫神女打起来了?”

……

战斗一直从白天持续到夜晚,北域天际上雷吟阵阵,一片赤红。

夜晚

白浩跪在宗门堂室内,灵儿已经被她位高权重的爹接走了,只留下满身臭汗一脸污秽的‘白一朵’

堂案之上,一名花须老者颤着手指指向白浩。

“白一朵,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背着宗门做出这等龌龊之事!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,你这么做,怎么对得起卖了耕牛供你进山门的父母?”

白浩心里喊冤,他还什么都还没做呢!

只是拐着小师妹去看了一次日出,这在他以前的那个世界是很浪漫的一件事呀,为什么到了这里就是龌龊肮脏君子不为了?

好怀恋那个可以自由恋爱的世界!

“师尊,我真是带小师妹去山里采灵芝的,谁知道迷了路,稀里糊涂就到了琼鼑峰。”

“你还敢狡辩!”

老者勃然大怒,狠拍案几:“不知悔改,罚你杖行三十,去思过崖面壁思过。”

……

汨罗河下游,一处沿江的断崖上,悬梯正在哗啦啦的收拢,白浩抬头看一眼渐行渐远的旋梯,又看一眼洞府前惊涛骇浪的汨罗江水,只能捂着肿起的屁股转身兴叹。

“什么面壁思过呀,这分明就是未成年犯罪看管所。”

看着山洞内一席一台一盏油灯,白浩感觉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。

“也不知道灵儿怎么样了,该死,又没个手机联络一下。”

白浩心里煎熬,两个世界的岁数加起来快四十岁了,这还是头一次谈恋爱呢。

想到这里,白浩又觉得艰难,自己比梁山伯还苦。

就这样在山洞里苦熬了一晚上,第二天悬梯缓缓降下,一个身穿白袍子身形消瘦的男子送来饭菜。

看到送来食盒的男子,白浩一股脑的蹿了起来,搓了搓手掌问:“嘿,欧阳师弟,师尊有说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吗?这里也太闷了!”

欧阳杰放下食盒瞥了白浩一眼,不想与他多说,冷然转身。

见状,白浩一把揪住欧阳杰的胳膊,谄媚赔笑:“师弟师弟,这是闹哪门子气嘛!咱俩关系一直不错的呀?”

“白师兄!”欧阳杰剑眉如虹,死死的盯着白浩问:“白师兄,你真的与灵儿师妹结为了道侣?”

“啊?”

白浩愣了一下,转即意识到了什么,眼珠子一转:“哪儿有的事?灵儿师妹国色天香沉鱼落雁,我白一朵怎么配得上她?谣言!绝对的谣言!”

听了这话,欧阳杰这才态度缓和了些,掀开食盒的盖子,取出饭菜,又从袖口里拿出一罐美酒。

“白师兄,你也不要怪师尊降罚,灵儿是杜国府的千金,万一在宗门有个闪失,后果不堪设想的呀!你先熬两天,等师尊气头消了,也就没事了。”

白浩反而愁眉不展,掀开酒罐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口,衣袖一抹下巴,喟然长叹。

杜灵儿是当地国府的千金,也是宗门内为数不多的女修士之一,年轻貌美,清秀脱俗,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暗投情愫。

可就是在这么一个狼多肉少的恶劣环境下,没钱没房没背景的白浩,硬是以一己之力,力排众难,得其芳心,这是多么具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呀,可偏偏还得不到法律的允许!

不过白浩不急,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他才17岁,也的的确确算是早恋,搁以前的那个世界也是不受允许的。

摸了摸自己的脸,白浩一点都不担心,怅然若失。

悬梯再次的缓缓升起,看着欧阳杰离去的背影,白浩又觉得很对不起这些师兄弟们。

“对不住呀兄弟!等大婚之日,多喝几杯。”

就这样又过去了两天。

这一日下起了蒙蒙小雨,江面上雨雾腾腾,昏黄一片。

白浩百无聊赖的靠在岩壁上,看着翻滚的江面,塌着眉,抠着指甲灰。

忽然昏黄的江水中闪过一道醒目的红芒。

白浩眉目一凝,板正身姿仔细去看。

找寻良久,就在白浩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的时候,忽然看到汨罗江对岸有一群猴子。猴子们首尾相接,结成了一道长链,从对岸的大榕树直垂江面,捞起一个红色的东西。

白浩忙揉了揉眼睛,那竟是一个人、穿着红裙的女人。

“神女!?”

“她败了?”

“不会是死了吧?”

白浩惊讶,想到神女那倾国倾城的容貌,娉婷玉立的身姿,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吗!

“这群猴子……要干嘛?”

白浩忽然有种莫名的焦虑,左右看了看,想也没想,抱起洞穴中唯一的一架木案,跳入惊涛滚滚的江中。

最新小说: 飞剑祛魔录 玄幻:开局获得至尊灵骨 六月,是我们的离歌 山门被围,我的弟子黑化了 失落的咒法 血脉独尊 游兵世界之甲地传 风雪问路 原来你是魔神 亲爱的鱼殿下